趋势分析报 第一批买比特币的深圳人:卖...

第一批买比特币的深圳人:卖掉3套房买入,一度亏损近千万

寻找深圳第一批进入比特币领域的大佬,本就是一场奇幻之旅。

我在朋友圈发布寻找大佬的第一条消息后,好几位数年没联系的好心人,纷纷伸出了友谊之手——他们身边,流传着这样或那样的财富传奇,要么是同学,要么是朋友,早年购入大量比特币,如今翻身成为资产上亿的神秘富豪。

不出意外地,经过好心人的搭桥牵线,这些大佬纷纷拒绝了我。

比如这位人怕出名猪怕壮的:

还有这位,拥有不可言说过去的:

大佬到底经历了什么,咱也不敢问,咱也不配问。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我死皮赖脸(不屈不挠)地寻找,终于有位叫吴铭的大佬,愿意跟我见面聊聊。吴铭,是我为大佬起的名字,按照他的要求,无论真名还是微信名,都不能公开在文章里。

可惜,吴铭先生在最后一刻,还是选择谨慎行事。我也只能在电话里,窃取一点大佬的财富秘籍。

唯一庆幸的是,寻找过程中,还是有一位叫万升的年轻人跟我见了面。我猜,他还没有身家过亿吧。

“2017年,卖掉深圳3套房,买入比特币”

2013年,吴铭偶然在微博上刷到了比特币的概念。“说那是个点对点的支付系统,现在买一万个,以后就可以成为亿万富翁。”他回忆道。 

彼时吴铭30岁出头,他读大学时已经进入股市,十多年间通过生意和投资,早已赚到了第一桶金。出于投资的敏感,他开始在网上搜索比特币的信息,“什么评价都有,有的说是旁氏骗局,有的说是传销”。

看着网上众说纷纭,吴铭吃不透这新玩意儿的价值。还好,当时比特币价格不算太贵,抱着试试的心态,吴铭买了一些后,便放着不再管它。

这一年,第一批ASIC矿机样机在深圳问世,万升还是个大学生。

万升认识比特币,比吴铭更早。他读高中时,已在电视上看到比特币的报道,那时他还能在淘宝上,搜到卖币的店铺,“可惜当时没有投资的意识。”

2016年,万升大学毕业,进入币圈的一家区块链公司,他买了100多个比特币。这不是一笔小投入,当年比特币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数百美元。

当时市面上尚且没有区块链的说法,每次万升跟别人介绍自己的公司,“说比特币别人可能还知道,说区块链人家都不咋知道。”

很快,万升和吴铭迎来了疯狂的2017年。

在这一年里,比特币前后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起落。先是从人民币4千到5千的价格,飙涨到3万左右。2017年9月4日,央行、网信办等七部门发布联合公告叫停代币发行(ICO),并清理整顿ICO平台以及组织清退ICO代币。比特币的价格一路下跌到人民币1.5万左右。

对万升来说,这是跌宕起伏的一年,年初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专做币圈业务。每到要给员工发工资的时间,他就把手里的比特币卖出一些。在比特币暴涨的几个月里,“刚发完工资,又涨了一波,总觉得特别肉疼”。

2017年9月,监管政策出台之后,万升的币圈项目彻底停摆,最后的几个员工也全部解散。

而对吴铭来说,这才是他真正进入比特币领域,并累积巨额财富的开始。

2017年上半年,比特币的疯涨,总算让吴铭愿意花心思,认真研究起这一领域,他反复研读了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后,感觉自己“捅破了比特币的那层纸”,也笃定了它的未来上涨空间。

2017年,比特币跌到3000美金左右时,吴铭变卖了深圳3套房产,筹集了上千万元,买入了不到1000个比特币。

多数人的故事:“一夜赚了几百万,然后又没了”

不同于吴铭的个人投资,万升从毕业到现在,一直都在做比特币相关的业务。

在万升看来,整个比特币市场,终归只有三类人:一类是“金矿矿主”,即最早持有比特币的人;另一类是开船的,即做币圈交易工具的从业者;第三类就是庄家与韭菜。

庄家只属于少数人。“孙先生、李先生这些,就是割韭菜的”。进入市场的散户,则承担了韭菜的角色,“大多数是偏投机的,看到涨得凶就进来了。一般人是很难长期持有的,这就很容易被收割”。

万升做了几年业务,他发现多数的炒币者,几百万来得快也去得快,一夜暴富的人也有,但“很多人都是一下子又炒没了”。 “如果能做长期投资,还是能赚钱的。但多数都是高峰期进来搞一波,很快就被收割了。”

而在比特币交易所,杠杆比可以达到1比100,甚至有200倍杠杆。“这种跟赌博就没什么区别了,运气差的话,几小时就被平仓了。”

吴铭也不看好高杠杆,以及频繁的短线操作,“有朋友做短线赚到了钱,但是我不认为能赚到很多钱。你更不能做成赌博,因为投资和赌博是不一样的。”

即便像吴铭这样,在低位购入数百枚比特币,信奉长期主义的投资者,也有杠杆炒币爆仓的时候,2019年他经历过一次强制平仓,损失不到一千万。这对他是个不小的打击,“但还好没有伤到筋骨,我才有机会再站起来。”

金钱考验人,也折磨人。相较于“韭菜”们免不掉的失眠、情绪刺激与心理煎熬,吴铭和万升,鲜少提及情绪波动,“如果你是开战斗机的,还会怕坐过山车吗?”

离开的时机很重要

今年这波上涨,让吴铭获利颇丰,最近他卖出了不少比特币,投资了一些产业和土地。

“最多的时候你赚了多少钱?”我问吴铭。他沉吟片刻,回了句“不方便透露”。

只是对于比特币,吴铭不吝赞美,形容其为“第二个茅台,但比茅台牛几百倍”“诺亚方舟,保护我的资产不贬值”……

吴铭和万升,都将今天的比特币,视为一种资产和财富保值载体。

吴铭更是将当下的比特币价值,视为其整个上涨周期的青少年阶段,“它还会经历青年,青壮年,壮年,未来还会有很大的空间”。

在万升看来,比特币的涨跌规律,跟全球经济有一定关系。“现在来看是三年一波行情,2013年,2017年,2021年,”吴铭将规律形容得更为宏大,“经济周期、货币周期,社会发展周期,都会有影响”。

比特币设计之初的“互联网支付”原始功能,吴铭鲜少提及,万升判断,比特币作为日常流通货币不太可能,“波动性太高了,但可以作为一种资产”。

当下,也有不少人持一个观点——仅仅作为炒作标的比特币,如果无法成为大众货币,它的价值迟早归0。

2017年因为创业,万升卖出了大多数比特币,虽然所剩不多,他还是赚了不少钱,“有时候打开一部旧手机,发现里面还存了一些币,价值几万或十几万”。

这两个月,万升购入的比特币越来越少,“价格太贵了”,在他看来,“现在入局不是什么好事,如果长期的话可以买点,不过要做好可能折腰的准备”。

吴铭手里还持有大量的比特币,他打算长期持有。

作为投资者,吴铭认为离开的时机很重要。

“比特币可能会涨到10万美元一个,也可能会涨到100万美元,或者1000万美元,你在哪个峰值离开,取决你的认知,每个人都只能赚到认知以内的财富。”

对于一个自信能在高处获利,并离开的投资者而言,底在哪里,或许不算重要。

Latest news

以太坊:Layer2治表,ETH2.0治根

虽然比特币是开创区块链世界的开创者,区块链世界就此进入到“农耕时代”,但是以太坊才是真正将区块链世界推向一个新高度的主角,区块链也就此逐渐的进入到了“工业时代”。

前苏联工业遗产成为挖矿天堂

苏联在上世纪末解体,其在冷战时期所修建配套于军事工业和重工业的基础设施和能源设施日渐荒废,俄罗斯电力供应严重过剩。

解读丨以太坊伦敦升级EIP及其潜在影响

伦敦升级包含 5 项 EIP,主题分别为修改手续费规则、修改智能合约操作码相关内容和推迟难度炸弹等,其中 EIP-1559 和 EIP-3554 影响最大。,

Placeholder 合伙人:zkSync 2....

自以太坊协议诞生以来,扩容话题一直备受关注,而 DeFi 与 NFT 的流行,使得扩容成为了一个紧迫问题。,
Related news

以太坊:Layer2治表,ETH2.0治根

虽然比特币是开创区块链世界的开创者,区块链世界就此进入到“农耕时代”,但是以太坊才是真正将区块链世界推向一个新高度的主角,区块链也就此逐渐的进入到了“工业时代”。

前苏联工业遗产成为挖矿天堂

苏联在上世纪末解体,其在冷战时期所修建配套于军事工业和重工业的基础设施和能源设施日渐荒废,俄罗斯电力供应严重过剩。

解读丨以太坊伦敦升级EIP及其潜在影响

伦敦升级包含 5 项 EIP,主题分别为修改手续费规则、修改智能合约操作码相关内容和推迟难度炸弹等,其中 EIP-1559 和 EIP-3554 影响最大。,

Placeholder 合伙人:zkSync 2....

自以太坊协议诞生以来,扩容话题一直备受关注,而 DeFi 与 NFT 的流行,使得扩容成为了一个紧迫问题。,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