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力币专区 财新:虚拟货币监管困局

财新:虚拟货币监管困局

  来源/财新

  近期中美金融监管部门相继发出强监管信号,但现有的监管能力是否足以应对虚拟货币带来的挑战?

  过去三周,虚拟货币市场出现今年以来最大幅调整,比特币价格几近腰斩。在这轮调整中,一边是中美金融监管部门相继发出强监管信号,一边是大量虚拟货币拥趸抄底入场。这背后反映出虚拟货币自出现以来就存在的巨大争议。

  虚拟货币的支持者和反对者甚众,观点几乎完全对立。支持者视之为下一代互联网经济的核心,反对者则认为虚拟货币毫无用处。

  反对者中,全球最受瞩目的投资家之一查理·芒格在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直言:“我讨厌比特币的成功,它令人作呕且违背了人类文明。”诺贝尔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则直接将比特币斥为“庞氏骗局”和“邪教”,但也承认它很难消亡。

  虚拟货币的支持者中,最具争议和知名度的就是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他的几条推特发言就将虚拟货币市场搅得天翻地覆。此外,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在刚刚结束的比特币共识大会上表示,未来会面临更多通胀,他个人更愿意购买比特币,而非债券,自己也持有一些比特币;同时认为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的作用会更大。

  无论虚拟货币的前景如何,在现阶段,正如克鲁格曼近日在《纽约时报》上所言,诞生12年来,虚拟货币在正常的经济活动中几乎不起任何作用。相反,由于缺乏监管,虚拟货币成了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的温床。而且,这一市场也毫无疑问存在明显的市场操纵,在少部分投资者获利巨大的同时,还有更多投资者损失惨重。

  2021年2月,美国财长耶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很担心比特币被用来非法融资,“这是一种极低效的交易方式,而且处理这些交易消耗的能量大得惊人”。

  在中国,自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发文取缔代币发行融资和虚拟货币交易(下称“9·4公告”)以来,监管部门一直对虚拟货币监管保持高压态势。但中国又一直是全球虚拟货币挖矿重地,随着2020年年底以来虚拟货币价格水涨船高,国内投资者曲线炒币之风愈演愈烈,监管再次升级。

  2021年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公告称,开展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及虚拟货币之间兑换业务、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信息中介和定价服务、代币发行融资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相关交易活动,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并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犯罪活动。

  5月21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第五十一次会议,明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这是迄今中国对于打击虚拟货币的最高层定调,且打击对象从交易扩大到挖矿。

  此外,5月26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加里·根斯勒在参与国会听证会时,呼吁国会提供更多的资金和权威支持,助力SEC加强对虚拟货币和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上市的监管,“最为紧迫的问题是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

  重重争议下,究竟应如何看待虚拟货币?现有的监管能力是否足以应对虚拟货币带来的挑战?这不仅是对中国,也是对全球金融监管的考验。

清理虚拟货币挖矿

  金融委会议定调后,内蒙古迅速发布打击虚拟货币挖矿的首份地方细则。

  5月25日晚,内蒙古发改委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按照金融委会议关于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的部署要求,进一步清理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强化打击惩戒力度,就《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下称《八项措施》)公开征求意见。

  《八项措施》的内容可谓相当严厉,包括:对工业园区、数据中心、自备电厂等主体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电力支持的,核减能耗预算指标;对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企业等主体存在挖矿行为的,由主管部门取消各类优惠政策,退出内蒙古电力多边交易市场;对通讯企业、互联网企业等存在挖矿行为的,由主管部门依法吊销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严肃追责;对未经报批私自接入动力电源的挖矿项目,对其违法窃电行为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企业、个人等主体存在以虚拟货币形式进行洗钱等违法行为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存在挖矿行为的相关企业及有关人员,按有关规定纳入失信黑名单等。

  从内蒙古的措施来看,虽然金融委会议仅提及比特币挖矿,但在实际执行中不限于比特币,而是扩大到所有虚拟货币。

  挖矿,简言之就是通过计算机的算力来生产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早在2018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就发布相关通知,要求各地积极引导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但中国一直是全球比特币算力的重地。根据剑桥大学另类金融中心测算,比特币的实时全网功率约为1129万千瓦。2020年4月,约有65.08%的比特币算力分布在中国。

  据了解,此次再提打击虚拟货币挖矿,主要出于防止经济脱实向虚,以及节能减排、实现碳中和的考虑。

  “现在有些上市公司主业不好好干,各种买矿机、投资矿场,包括在外面搞交易所。” 一位接近工信部人士对财新表示,“这次的大背景还是要防止企业脱实向虚。”

  根据公开信息,A股上市公司曾牵涉挖矿的不在少数。例如,2021年5月24日联络互动(002280.SZ)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4月对 Aoide Capital Limited公司旗下项目投资1430.72万美元,该项目投资方向是挖矿机、虚拟货币交易以及投资ICO公司。

  虚拟货币挖矿带来巨大能耗,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4月6日,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的专家团队在《自然通讯》上发表文章称,研究发现在没有任何政策干预的情况下,中国境内的比特币区块链年能源消耗预计将在2024年达到峰值,约为296.59太瓦时,并相应产生1.3050 亿吨的碳排放,这超过了意大利和沙特阿拉伯的能源消耗总量。

  2021年3月,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宣布2021年4月底前要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同时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并于5月18日宣布上线了群众举报平台。

  “内蒙古降能耗不达标,都被点名批评了,当然要积极一点。”一位接近央行的研究人士对财新表示。

  在其他没有宣布清理关停的地区,矿场也频频面临限电。例如,5月16日至17日,比特币矿池算力普遍下跌,部分就受到四川地区电网负荷过重、对水电消纳园拉闸限电的影响。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将于6月2日召开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的座谈会。

  不少挖矿资深从业者已经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在内蒙古发布《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的次日,就有两家“矿机”公司——比特小鹿和火星云矿作出反应,公告称自5月26日晚开始,屏蔽中国大陆境内IP的访问。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国内用户完全无法使用,借助虚拟专用网络(VPN),用户仍然可以通过使用国外的IP地址登录。

  除了屏蔽用户,矿机“出海”也是必然之选。火星云矿就告知用户,为配合相关部门监管精神,火星云矿部分矿机将转场至哈萨克斯坦矿场,相关矿机于5月23日停机,预计转场周期在三到四周。比特小鹿也给用户发邮件称,受中国最新挖矿监管政策影响,部分受影响套餐对应的矿机目前已处于停电状态不再产生收益,其余套餐未来也存在对应矿机被停电的风险,因此用户可以取消算力合约订单并申请退款,或继续履行算力合约订单但需要部分迁移至欧美区合规矿场重新启动运行。

  海外矿场在中国的联络人也活跃起来,开始向国内矿圈介绍海外矿场资源。“最近有很多国内矿业的朋友来向我打听国外的资源,大家普遍比较偏好加拿大、俄罗斯、伊朗这些地方,我在俄罗斯的客户近期就接到了很多咨询。”一位国内从业人士对财新表示。

  不过,“出海”并不是那么容易。“很多二手矿机是没有票的,没法以正规出口报关税的方法出去。”一位国内大矿池负责人表示,“而且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有些地方,黑帮横行、官商勾结,矿机放在那里可能以各种检查的名义就给没收了。如果中国不能挖了,我宁可去北美,整体会安全一些。”

  “这些年下来,挖矿给实体经济带来过任何收益吗?”前述接近央行的研究人士对财新表示,“挖矿导致很多芯片厂商宁可卖给矿机厂商,也不卖给其他行业,现在汽车行业就很缺芯片。”

打击场外交易

  挖矿环节之外,这次监管打击的重点是交易。

  其实早在“9·4公告”中,中国监管部门就已明确取缔虚拟货币交易。当时很多虚拟货币交易所选择“出海”,即将服务器转移到境外。然而近四年过去,炒币之风并未禁绝。其中原因是,国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虽然“出海”,但仍然面向中国用户提供服务,借助难以监管的场外交易(OTC)市场,用户与交易商之间仍然可以实现点对点的人民币和虚拟货币兑换。

  据The Block Research数据,至5月27日,美元稳定币供应量突破1000亿美元,其中USDT约占62.61%,USDC约占20.42%,BUSD约占8.89%。2021年初至4月30日,USDT链上交易量达1.01万亿美元,同期所有稳定币的链上交易量为1.6万亿美元。这其中,中国用户贡献了多少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部分稳定币交易已经成为洗钱的一种便捷手段。

  火币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利用虚拟货币洗钱的主要渠道是“跑分平台”。据财新此前报道,“跑分平台”是挂在博彩平台或App的一个入口,聚合了第三方支付、合作银行及其他服务商接口,通过大量买卖和租借银行账户、支付账户,非法对外提供支付结算业务,稳定币USDT成为这些平台的“新宠”(参见本刊2020年第49期封面报道《打击万亿赌博资金链》)。

  不知情的交易者可能因卷入洗钱而被冻卡。“对有些出售数字货币换取法币的投资者来说,可能收了黑钱但自己不知道。”一位经手过多起OTC案件的律师表示,如果此类情况被公安追查,一种较好的情形是投资者主动退了钱,银行卡可以先解冻,但也有可能要等法院判决确定投资者的确不知情才可以解冻。

  三家协会发布公告后,5月19日,在“动物币”行情中上线了大量垃圾“动物币”的二线交易所抹茶MXC率先关闭了OTC交易板块。金融委会议后,5月24日,欧易OKEx交易所宣布关闭OTC平台的OKB交易,该币种为交易所的平台币,不过并未关闭其他如USDT交易。交易所知情人士表示,“交易所并不是收到了监管部门通知,关闭交易是主动避险”。

  除了卷入洗钱风险,在波动巨大、监管套利明显的虚拟货币市场,普通投资者很容易沦为被收割的“韭菜”,尤其是近期马斯克在推特上频频谈及虚拟货币,导致价格大幅波动。而前段时间各种“动物币”行情的疯狂中,有人一夜暴富,亦有人赔得倾家荡产。

  由于虚拟货币交易所不区分合格投资者,无差别地为用户提供高杠杆,每次行情大幅振荡,爆仓量都十分惊人。在5月19日的一轮跳水行情中,比特币24小时内从4万美元下探至3万美元,最高跌幅达30%,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跌幅更是下探1900美元,24小时内最高跌幅达到46%。单日爆仓总金额为70.06亿美元,折合约460亿元人民币,为加密货币历史上单日最大爆仓纪录。

  5月22日,金融委会议的次日,火币交易所表示,因行情波动较大,为保护投资者利益,针对部分国家和地区新用户暂时不开通合约、杠杆、ETP等服务,这其中就包括中国用户;不过,老用户仍然可以加到最高125倍的杠杆,这还没有纳入平台本身提供的借币服务,理论上可以叠加出更高的杠杆。

监管困境

  虽然此次中国的监管表态层级前所未有之高,但面对虚拟货币这种去中心化的“创新”,现有的监管手段难免显得力不从心。

  “很多矿场就把矿机装在板车上,全是可拆卸可移动的,自带水力发电设备,用5G代替宽带提供信号,随时可以撤退,等到检查来的时候,什么都见不到。”一位曾参与矿场调研的人士说。

  即使大矿场被清退,或出于安全原因主动“出海”,流入个人手中的矿机也难以清查。“比特币挖矿可能会退回到2014年到2015年的状态,小矿工在家里放几台矿机挖,中矿工找个仓库放几十台矿机挖,大矿工找个偏僻的、电卖不出去的小水电厂,放一两千台矿机挖。”前述矿池负责人分析称。

  “监管部门肯定是想关,但问题是很难关。”一位业内资深研究人士有不同看法,“虚拟货币是有很多问题,但‘一刀切’整治有什么用?只会前赴后继。”

  他指出:“现在把矿场关了,可能过段时间就出现一种新的芯片或挖矿方式,可以用手机来挖矿,可以用任何终端设备来挖矿,还有什么办法去管理呢?”

  一位业内人士则表示,矿场与地方利益有牵扯,甚至有些矿场就是当地领导的亲戚开设的,“水很深”。“矿场对当地税收、消纳废水废电也是有贡献的,可能检查的时候撤掉了,等检查组一走,又搬回来了。”

  矿场不易打击,交易更是如此。事实上,这一轮动荡行情过后,Glassnode数据显示,比特币囤币地址的数量连续攀升,达到历史新高,这可能表明长期投资者在此次价格下跌过程中不断抄底,比特币价格也在大幅下跌后回归到了4万美元附近的位置。

  “从2008年到现在,比特币的价格波动率其实是越来越小的,虽然绝对水平很高,但大趋势上波动率是一直在下降的。这说明越来越多的人认可比特币的价值。”前述资深研究人士指出。

  虽然在监管部门看来,虚拟货币完全是一场炒作,并且风险在向缺乏辨别能力的投资者转移,甚至已经渗透到不少中老年人群体;但在一些从业人士看来,虚拟货币仍属创新前沿,如果中国全面打击、迫使“出海”,或许会“失守阵地”。不少业内人士认为,“9·4公告”导致交易所“去中国化”,这一轮打击,将引发挖矿的“去中国化”,今后中国监管政策对虚拟货币价格的影响会越来越小。

  虚拟货币监管是全球范围内的难题。在美国,传统上用于判断是否为证券的标准为豪威测试,但近年来并未被严格执行,大量类证券的代币并未落入美国证监会的管辖范围。“如果合约发币参照证券发行监管,很多项目就没法做了。这也反映了美国过去几年监管宽松的状态。”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指出。

  5月15日,上市不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第一股Coinbase的首席执行官Brain Armstrong发布推特表示,自己在华盛顿与多位国会议员、联邦机构负责人会面,就加密货币的监管问题进行交流。他认为,美国完全可以通过安全港或监管沙盒的形式让一部分初创企业先行先试,再慢慢摸索监管框架。

  不过,美联储目前对加密货币抱有一种更为担忧的态度。5月24日,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出席由Coindesk主办的共识大会时发言表示,新形式的民间货币可能以新的方式将交易对手风险引入支付系统,这可能会引发消费者保护所面临的威胁,甚至在更大范围内带来金融稳定风险。

  目前美国对虚拟货币尚未形成统一的监管框架,但零散的提案已经出现。 5月19日,美联储理事会副主席Randal Quarles和美国货币监理署(OCC)代理署长Michael Hsu表示,美联储、OCC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正在考虑成立一个加密货币监管的“跨部门冲刺小组”;5月20日,美国财政部在一份税收报告中表示,超过1万美元的加密货币转账需向美国国税局报告;5月26日,加里·根斯勒在参与国会听证会时说,加密货币监管,需要让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投资者享受到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平台同等的保护才可以。

  对于虚拟货币,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所言,比特币市场是受心理学影响非常大的市场,尽管有科技参与其中,但这个市场的终极价值来源很模糊,所以他不会投资比特币。目前来看,这个市场巨大的财富效应仍然主要来源于新资金的不断涌入,而非其他。尽管有一些项目试图走出链上资产的小圈子,作出了链接线下资产的尝试,为实体公司提供试验性的融资服务,但仍处于早期,规模较小,需进一步观察。

Latest news

比特币V型震荡后是否会迎来“寒冬”?看看“多空”两...

近几个月来,在马斯克的“反水”及监管加强的影响下,比特币陷入了“跌跌不休”之势。周二(22日),这一全球最大加密货币更是短暂跌破了3万美元的关键技术支撑位,重新引发了市场对加密货币将迎来寒冬的讨论。

BTC暴跌后加密社区表情包大赏:我们去送外卖、麦当...

北京时间 6 月 22 日晚间,比特币跌破 3 万美元,创下近五个月以来新低。肉体的伤痛可以通过医学治疗缓解、经历的痛苦可以通过冥想来减轻,而对于币圈人来说,他们选择拥抱 meme,用表情包苦中作乐。

Alameda Research:比特币市场过度反...

现在市场上流行一句话:这个价格趋势图走坏了,发生了什么?这是一篇关于如何区分宁静和暴风雨的帖子。

Facebook高管:中国打击比特币挖矿是BTC的...

负责加密货币项目Diem(原Libra)的Facebook Financial(F2)负责人David Marcus认为,中国政府打击比特币挖矿对加密货币来说是 “一个伟大的发展”。加密货币领域的许多人同意他的观点。
Related news

比特币V型震荡后是否会迎来“寒冬”?看看“多空”两...

近几个月来,在马斯克的“反水”及监管加强的影响下,比特币陷入了“跌跌不休”之势。周二(22日),这一全球最大加密货币更是短暂跌破了3万美元的关键技术支撑位,重新引发了市场对加密货币将迎来寒冬的讨论。

BTC暴跌后加密社区表情包大赏:我们去送外卖、麦当...

北京时间 6 月 22 日晚间,比特币跌破 3 万美元,创下近五个月以来新低。肉体的伤痛可以通过医学治疗缓解、经历的痛苦可以通过冥想来减轻,而对于币圈人来说,他们选择拥抱 meme,用表情包苦中作乐。

Alameda Research:比特币市场过度反...

现在市场上流行一句话:这个价格趋势图走坏了,发生了什么?这是一篇关于如何区分宁静和暴风雨的帖子。

Facebook高管:中国打击比特币挖矿是BTC的...

负责加密货币项目Diem(原Libra)的Facebook Financial(F2)负责人David Marcus认为,中国政府打击比特币挖矿对加密货币来说是 “一个伟大的发展”。加密货币领域的许多人同意他的观点。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8 − 13 =